苍小七

emmmmm晚好这里苍

是天使了emmmm
无聊瞎画
关键找到了一套比较喜欢的配色
拿出来试试

【安雷】命运

#北大培文杯复赛产物#
#有借用命运石之门的世界线设定#
#是he👏🏻👏🏻👏🏻#


----------
掉入深渊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这是贝塔世界线上发生的故事

 创世神创立了世界,他创造了万物,并委派七位神使管理众生。
杀戮,奴役,暴政,剥削在众多星球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每个人生下来就已经被规定好了命运,生来便被套上了命运的枷锁。但创世神看着秩序井然的人们不由得感到无趣,谁不喜欢那迷人的不确定性呢,他和七神使讨论了七天七夜,最终决定在凹凸星上开展凹凸大赛。 

想改变命运吗,那就来参加凹凸大赛吧,通过不断的竞争战斗,最终胜出的参赛者,创世神会满足他的一切愿望,甚至可以和七神使平起平坐,共同掌管这个世界。 这个消息刚一发布出去,许多参赛者慕名而来,信心满满都想要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在伽马世界线上可没有什么创世神

宇宙大爆炸创造了宇宙,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在一个名为地球的蓝色星球上诞生出了生命,他们经历了自然选择,进化,淘汰,各种生物都有着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行为生活方式,自己制定着各自的法律规则,除了自然伦理道德观念,倒也是自由自在无所束缚。 

人们日复一日的活着,在未来无法预测的不确定性中战战兢兢的过着自己的小生活。


 难得的假期,上班族安迷修来到了自家楼顶的天台像平日里一样,侍弄起自己的花花草草,当他浇完花起身准备回房间时,只听得轰的一声响,好像什么东西爆炸了一样,但当安迷修转过头去,却只看到了一陌生的少年满身是血的倒在在天台的边缘,安迷修跑过去,想去看看究竟,却只见那少年仿佛被什么不可见的东西拉了起来,看着就要被拽下楼去,从二十七层楼上摔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安迷修没有多想,冲了上去,一把抱住那少年,拼了命的往回拉。

那股不可见的力消失了,他和那少年跌坐在地上。 满身是血的少年在这短暂的几秒恢复了神智,他抹了把脸上的血张开眼睛艰难的站了起来,阳光照在他不可一世的背影上,他被血浸染的头巾在风中猎猎作响,仿佛他才是这个世界的王。

他回头看了看刚刚救他的年轻人,皱了皱眉“臭骑士?”话音未落,少年变成了光粒,随风飞向了更远的远方。

 安迷修一人愣在天台上,他还记得那个少年青紫的眸子,那眸子里有光,和记忆深处的某个人很像,可恶,他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当他再次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早已热泪盈眶。莫名其妙,他摇了摇头,权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开始了和往常一样的生活。

 

可是在贝塔世界线上,凹凸大赛还在继续,不过,也快接近尾声了

大上个月淘汰回收了后一百名的参赛者,上个月又选出了前十名,当然,没能入选的参赛者被神使化为光粒并压缩成能量核,融入了凹凸星球的能量终端,为大赛供能。 七神使这半个月来又通过各种方式决出前二,而如今只剩下他雷狮和那个坚守傻瓜骑士道的安迷修。 

又是毫无用处的禁赛日,这期间禁止交战,是各位选手修整的好时段,可如今,这三天对雷狮而言,一点意义都没有,以往他还能和他的兄弟们喝喝啤酒吃吃烤肉开心了再怼怼安迷修,可如今,他的兄弟都成为了这偌大星球能量的一员,多么可笑。安迷修和他旗鼓相当,他知道他即将面临的是场恶仗,但他现在没有心情管这个。

 雷狮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性的来到了酒吧,他点了杯啤酒,自己一个人闷声不响的喝了起来。他想到了雷王星,他的故乡,身为三皇子却为追求绝对的自由而参加凹凸大赛,不,他已经不是什么三皇子了,从父亲把他认定为祭品的那一刻他已经不再是那个被宠爱的孩子了,还有他的骑士,那个差点没被陪祭的舍命护他的傻瓜安迷修,硬是要跟着他一起参加凹凸大赛,但当成为参赛者的那一刻起,雷狮便离开了安迷修,他说,下一次再见到,我们就是敌人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可能是想成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吧,雷狮为自己开脱着,不过现在,无论是谁赢下这场大赛,都对得起当年救他们的圣女安莉洁吧。雷狮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想不到,最后居然需要和自己曾经的傻瓜骑士打一架呢。 

可这都是雷狮的想法罢了。

 最后一仗雷狮轻松地获得了胜利,在决赛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安迷修弃权了。

他怎会攻击他心中的王,安迷修,这么多年来,其实是从未变过而。

 七神使很生气,他们期待这一战已经很久了,他们想看的是杀戮,是嗜血,谁来看两个小孩玩什么国王游戏,他们恼羞成怒的将安迷修绑上了十字架,他们要让他后悔,他们要让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知道这世界的残酷性,他们把所谓胜者的雷狮带到了深渊前,笑着把他推了下去,说如果他能活下来,便承认他最终的胜利,可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因为落入深渊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雷狮落入了深渊,他看到七神使笑着把点燃的炸药也一同扔了下来,热浪把雷狮掀翻在石壁上,在一阵阵的热浪中,雷狮明白了根本没有所谓的大赛第一,而七神使不过是身处高位把人类玩弄于掌间的观看者,他们凭借他们强大的力量强迫人们接受自己的命运,对于反抗者又是以这样的方式扼杀,其实根本没有所谓的胜者,这一切不过都是创世神美妙的谎言罢了。他们热衷于看着强大的反抗命运者如夕阳般陨落于凹凸星,看他们一个又一个人轰轰烈烈的终结自己的生命,神明们讥讽,嗤笑,癫狂,乐此不疲。

 雷狮不知道那时时间突破了空间的束缚,两条世界线以近乎不可能的概率交错在一起。他只知道,他快死了。 

绝望之际雷狮感受到有个人抱住了他,把他拉到了一个满是阳光的地方,当他看到救命恩人时,看到了安迷修那张蠢脸,“臭骑士”他听到自己这样说,之后的一刹那,他忽然再次出现在了七神使的面前。

 他不由得惊讶,但他很快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和神明们的一仗,是他赢了。 


“说吧我的孩子,你想要什么?创世神终于肯露出他本来的面目“你赢得了大赛。”

 “我要和他共同成为神使"雷狮指了指十字架上目瞪口呆的安迷修。

 "好......"创世神意识到自己被钻了空子,但他却很佩服面前的少年,破例一次便是不算什么了。


 "这宇宙每十亿年是从新来过而,也就意味着,每位神使都只能活十亿年左右。在这里,只有书才是永恒的"安迷修读着文献。“雷狮你有在听吗?” 

雷狮当然没有在听,他手里正拿着一本游记,上面写着冒险家雷狮于公园X年穿越至埃尔法世界线,恰逢地球象山日落事件毁灭,只得将自己的挚友安迷修救至伽马线保其性命,后挚友说见过另一个世界线上的我,并把那个年少的我救回来了,我很开心,因为他在我回去看他时记起了我,并给我讲了这段故事,我游历每个有文献的地方,留下我的一本游记,我希望,如果不知道哪个世界线上的自己能够看到这件事,我相信安迷修救下来的我,一定能成为很棒的人。 


雷狮笑了,他看着不远处念着文献的安迷修,救与被救,可能命运的细线早已把我们二人紧紧绑起来了吧


可能这就是命运吧

-------
晚好这里苍小七
感谢看到这里的的你❤️

那一缕光,足以照亮永恒
拿安雷文去报北大培文杯居然进复赛了
#安雷的胜利👏🏻#
#私心想打tag#

#是安雷文哦,安莉洁是线索人物w#

文走链接http://shoumuren057.lofter.com/post/1e4c3a8b_1253a968

#忽然发现可以拿手机上色#
#今天考一天试明天再考一天#
#物理折成这样,十分心痛#

【安雷】那一缕光,足以照亮永恒


#骑士安x皇子雷#
#安莉洁是线索人物#
#希望不会ooc#


加个BGM
《Eutopia》http://music.163.com/song/29129889?userid=252440079 


----------

雷王星皇城的最高处悬浮着一盏灯,那是一个巨大的球形灯,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安莉洁”

“妈妈那是什么啊?”

五岁的孩童拿灯笼指着远方那个明亮的光球

“那是安莉洁,是人们自己造出来的月亮啊”年轻的母亲慨叹着,“小七,想听故事吗”


在很久以前,安莉洁还并没有自己的名字。或者说那时候,她还不是一盏灯

海蓝的发色和瞳眸,干净清澈,纯真的面孔,用盛世美颜来评价也不足为过,她一出生就被女巫认定为圣女,被供奉,被禁足于皇城,被迫去做整天的祷告,乞求百姓安康风调雨顺。

她是安莉洁,是圣女,是一个被迫背负可笑命运的普通人


“美丽温柔的圣女姐姐,这朵今天第一个绽放的玫瑰花和您是多么的相配,送给您了姐姐”一席白衣的小骑士举着花灿烂的笑着

“安迷修你是我的骑士!你居然给圣女送花都不给我送!”暗紫发色的小皇子稚嫩的喊声打断了这和谐社会场面

小骑士将花扔给安莉洁笑嘻嘻的跑了

“安迷修你给我站住!”比他小一岁的小皇子追着他,路过安莉洁身边,不忘向她龇了龇牙,活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


有着薄绿瞳眸和狂野棕发的小骑士名叫安迷修,他是配给雷王星三皇子雷狮的专属骑士。在安莉洁眼里,他们都还稚嫩,都在享受着所谓的童年,他们的眸子干净清明,被保护着,远离这世上所有的恶

不过,也只是此刻罢了


雷王星是茫茫宇宙中的一颗宜居行星,没有任何卫星围着它转,直到有一天,某一位雷王星的国王说“我们需要一个卫星,就像地球的月亮一样”

随后“人造月亮计划”便正式实行了,浩大的工程用了数百年的时间,然而在如今的雷王的这个时代,人造月亮即将完工

安莉洁早已对这个计划有所耳闻,说到底,人造月亮不过也只是个球形的灯而已,人们想把灯点到天上,去在无边的黑夜照亮大地,那永不陨落的灯,是希望的指引,信念的所在,仿佛她能公正的亮着,照尽世间丑恶

这不过都是当权者对百姓的说辞,带着笑面说着谎罢了

安莉洁不知道雷王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真正的罪恶是雷王本身,而那盏灯,将永远无法把他照亮,这国度的当权者早没有什么正义与否,正所谓合乎多数人利益的一方才是对的,她所见到的,只有无边的泥淖,无底的深渊

月亮
早晚需要升起来

用公式演算好质量密度发射到合适的位置,用太阳能充电板保证白天充电晚上放电循环利用,这月亮便可以永远亮着,周而复始

这一切明明都很好

但雷王却偏要信什么巫术



女巫说“我们需要一个地位分量足够的祭品”

“那就三皇子雷狮吧”雷王毫不犹豫的回答“反正生来就是要被当做棋子的人”


这话对雷狮来说有如晴天霹雳,他不过是碰巧路过父皇的后花园,看到父亲和女巫嘀嘀咕咕就好奇偷听了一下,但他并没有想到,他听来的,居然是他的死讯

他并没有那么惊恐,因为比惊恐更多的,是对父皇的失望与愤恨


点灯的日子定在了一个月后

到那时,人造月亮会升起,被点亮,被安上一个好听的名字,被千万人祈福

对此事有所耳闻的安莉洁,在祈愿塔上望着雷狮的住所摇了摇头

小皇子需要成为祭品,那小骑士的结局也只会是以陪祭结束他短暂的一生

到头来,他们也是被扣上命运的枷锁吗?

她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觉苦笑

所以,人,总是逃不出命运的吗

她可一点也不希望这样

“安迷修,我可能快死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雷狮冷静的道出了这个事实

安迷修愣住了,走上前伸手去摸雷狮的额头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雷狮皱了皱眉,挥手打开了安迷修的胳膊,讲出前因后果

“殿下,有我在,你就不会死”安迷修沉默了一会抬起头,一字一句的坚定的说着

“那要是他们连你也一起杀呢”雷狮斜眼看着他

“那我便将他们都杀掉”小骑士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请您放心,殿下”

说实话雷狮自从得知这个事实,早已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到头来说,他也不过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之前被保护的那么好,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活的这么轻松也只是因为他这枚棋子还有用处而已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越是纯真快乐的过分,越是容易落入绝望的偏执。他这几天过得出奇的冷静,因为他早就不存在什么希望了,被父皇利用,被他毫不犹豫的丢弃,他早已丧失了活着的意义

他告诉安迷修,那个傻骑士,是希望他早点离开自己,免得和自己一起死去,可安迷修学笑着和他说没关系,他会成为他的利剑,为他斩断一切荆棘

他说:你活着,是为了你自己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算什么
给自己希望吗
雷狮怔住了,忽然觉得命运真的很可笑,让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却又让安迷修给自己希望,难道他会天真的以为有安迷修在自己就能活下去吗,那一开始,还不如自己不知道,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也不会有多愤恨

但不得不说,安迷修的话仿佛在他心里点亮了一盏灯,至少,他不会再冷了⋯⋯或者说,他有点想活下去了,如果有幸逃出去的话,回来报仇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时日已到,雷皇早已在雷狮的住所布下重兵,想在雷狮睡梦中生擒他

早已知道实情的安迷修和雷狮早已做好了防守的准备,在对方骑士冲上来的时候进行交锋

说到底雷狮只是个三皇子,手上的兵力多不到哪去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只能边打边撤,安迷修眼看不行,自己也加入了战斗

十多岁的孩子,却有不和年龄的力量,这倒是无愧于最后的骑士的名号

房间很小,容不下那所谓布下的重兵,安迷修以一敌十,终究是有些寡不敌众,牺牲一名,会有更多的人补进来,安迷修艰难的回头笑了笑,不知是谁的血染红了他的白袍,他说“殿下,你快走,我在西边的墙角挖了地道”

正在和安迷修交锋的人一看不好,忙报信让门外无所事事的人们分散人手去搜洞的另一头,自己则是施加压力争取在这里活捉皇子

雷狮掀开墙角的木板,果然见了一个洞口,自己跳进去后焦急地喊了一声“安迷修!你不许死!这是命令!”

安迷修拼尽全力挥出双剑,剑气逼退敌人,纵身一跃迅速盖上木板将其反锁

他靠着洞壁长出一口气,抬头却见雷狮,狐疑到“你怎么不走”

“你不来,我必不会苟活,我雷狮从来不是那种苟活的人!”

安迷修伤的不轻,拆着身上的绷带给自己包扎

匆匆忙忙包扎完被雷狮拽着就跑“此地不宜久留,追兵很快就会砸门进来”安迷修边跑边艰难的说

狡兔三窟,安迷修引着雷狮左拐右拐,过了好几个岔路口才见到远处暗暗的光亮“安迷修你究竟是多能挖”雷狮腹诽道

“一个月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安迷修挠了挠头

爬出洞口便见一篇幽静的树林

“这是祈福林,圣女姐姐祈福的”没等雷狮问出口,安迷修就解释道“这地方一般只有圣女才来这么大的林子,圣女就一个人,碰上的概率很小的”

“你们⋯⋯是在说我吗”安莉洁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我在这里呆了二十年⋯⋯一草一木都极为熟悉,又怎会发现不了一个地洞”

十几岁的孩子,还是过于大意了,在安莉洁看到洞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可能会逃到这里。自己本应该抓他们回去,如果她喊一声就会有上百的女巫来活捉他们,但她忽然感觉有点心疼,他们不过,也只是孩子啊,自己当初就没有逃过命运,但如果自己帮了他们呢,他们是不是就能逃离这吃人的皇城呢⋯救两个,总比救她自己好

“我不会带你们回去的”安莉洁听着自己这样说

她把他们带到了一林子边境的城墙边,那是她自己原本准备逃跑的地方,但现在,她忽然不打算走了“你们快走吧”她说着

“为什么帮我们”雷狮反问道

“因为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不想任何人重蹈我的覆辙,快走吧,去反抗命运吧,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再见了,少年们”说着,她把头转回去,坚定的走了

安迷修哭了,他看出了她的那份坚定,是将死之人最后麻木的背影

他们跌跌撞撞的走了

“是我把他们放跑了,你们找了也找不到,他们身上有圣女的结界你们是看不到他们的”临死之前安莉洁不介意借用圣女的身份“我愿意成为灯的祭品,以死谢罪”她这样说着,闭上了眼睛

雷皇看到有人愿意成为替代品也不再那么焦急了,批准之后安莉洁被施以火刑,作为人造月亮的祭品

人造月亮被点亮,按部就班的升空,终于为黑夜中的人们送来了光亮

灯,终于被点到了天上,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安莉洁

侥幸活下来的雷狮和安迷修在原野上跑着,看着”月亮”升起,”月光”照亮他们前面的路,他们猜到了替他们死去的是安莉洁,看着”月光”无声的落泪

虽然不知道未来的路何去何从

但他们相信,安莉洁永远住在那人造月亮里,他们相信,那一缕光,足以照亮永恒

“安莉洁好可怜啊”孩子哭了,他由衷的为她感到可怜,末了,又怀着希冀的语气问着“安迷修和雷狮,他们活下来了吗?他们过得幸福吗”

“他们一定活下来了,过得一定很幸福”年轻的母亲看向远方

他们的故事也一定化作灯火,在人们的心中点亮吧


--------

#改个圈名叫苍小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难受啊

p1p2查看狮狮和格瑞伤势以及四处寻找安哥的调光产物!!!
我找不到嘉德罗斯⋯⋯他还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这么对他⋯⋯
安哥!!!不!安哥被黑洞捶到了地里,在黑洞的手下面能看到头发
p3对比p1p2能看出格瑞伤到了腿并一直努力的试图站起来,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
格瑞在看雷狮,雷狮救了他
p4p5安哥从上面被按下去了心痛
p6-p10十分难受
十分想去接住狮狮心痛【大哭】

【安雷吃鸡梗】五人集体伏地,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前半段现代吃鸡梗,后半段原作向#
#荒野##50v50对决#
#枪的图漆是私设#
#来源多次吃鸡的经历#
#希望不会ooc#

--------

【试图加个BGM】

《Waiting For Love》http://music.163.com/song/31356499?userid=252440079 



品学兼优四好少年,老师的得力干将师父的贴心棉袄,班级物理课代表兼化学课代表,年级第五的正义化身

没错

我就是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ω•́)✧



最近好像有款游戏特别火叫什么荒野行动,跳伞之后搜物资抢空投开车开船跑毒四处杠的枪战游戏

每天上学都听到同学们谈论着自己的吃鸡经历

吃鸡
真就那么好玩吗

假期时间我下了荒野行动,对,就是俗称的吃鸡

自己一个人摸爬滚打过来也算是明白了些门路

最近一次更新了五十v五十还有一些皮肤什么的

当我看到枪的图漆有荧光黄和荧光蓝时,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不可抗力让我毫不犹豫的将它们买了下来

从此

双枪的安迷修出世了!

我给自己取名为最后的骑士

/

这一天我心血来潮准备去50v50决战里保护美丽的小姐们

进了游戏只听有人不断的喊着“全跳主城!全跳主城!”

这是什么,主城杠的节奏吗

/

硝烟四起,枪声此起彼伏

背着荧光黄的MP5冲锋和荧光蓝的S-ACR在主城的大道上跑想必是十分的飘了,可是得益于早已练就的蛇皮走位,血条居然没下降分毫

来来来勾引一下,很好上钩了,走位,转身,进楼,翻窗,好,绕背,MP5冲锋连发!倒了!一枪!爆头!漂亮!

熟练的舔包操作,四倍镜,饮料,绷带,步枪快扩,步枪消音,谢了老哥



"嘤嘤嘤我倒了谁来扶我一下嘤嘤嘤这里红11"

我听到了一个妹子的求救声,一转视角发现并不远,收了枪,一路疾跑,冲进门正巧碰上楼上有敌人下来,我毫不犹豫的抄起S-ACR打爆了来者的头颅,一般人gg后都直接退出,所以找人一般都凭枪声,有消音大概不会很快暴露我的位置,避免了可爱的小姐身处险境。

我点击施救选项,“让您受惊了,美丽可爱的干了这碗哦不⋯⋯,美丽可爱的小姐,最后的骑士,为您而来”

???干了这碗二锅头???现在的小姐们都这么豪放吗,居然是如此神奇的名字

"谢谢"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留下一个自认为潇洒实则拉风的背影,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陆续又搜了几个房子,但却只捡到一个急救包,连医疗箱也没有,说好的主城不穷呢!

我隐蔽在二楼的窗口旁,按地图上的提示来看,我周围应该有着激烈的枪战,我从耳机的声音中寻找着方向,却见队友红4倒在了我的楼下,我慌忙冲下去,见到了一个身材标志,穿黑色紧身衣带星星头巾的少女

她爬到里屋,我便扶她起来,社会你雷爹,天啊现在的小姐都是这种名字的吗,真是时代在变啊,我开始了我一贯的开场白,但她并没有任何回应,可能,没开麦和听筒吧。我见她迟迟没有打药的打算,顶着一丝残血跑到了楼上

想必是没有药品吧,我跟了上去撇给她我仅有的急救包,看到她的血条回到安全水平,我放心的从窗户跳了出去

传说学校里总会有药,我跑向了仅有三层的简陋的教学楼,除了几件衣服一切都干干净净,大概被搜过了。在我准备离开之际,我听到了飞机飞过的声音,追寻着它的方向,我看到了在学校后面的小山坡上空缓缓落下的空投

在我思考要不要舔一波的时候,我看到了两个队友向那个方向冲了过去,那我帮他们瞄着点对面,空投就留给别人吧,总会有很多机会的

是时一辆蓝色的轿车极速冲来,压死了我的一名队友,接着,他们豪迈的把车停到了空投边,车上下来三个人把剩下的那个队友打死同时也补死了倒地的队友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冲出去无非是送人头,我冷静架上S-ACR的打开四倍镜,这帮智障,把车停到侧边他们岂不是正好暴露在我的镜下

瞄准正在毫无防备舔空投的对手的头颅,一枪,爆头。对面找不到人,顿时陷入了慌乱,我瞄准了第二个人,但是由于他一直在动,十分遗憾没有爆头,我尝试着再补上两枪但以失败告终,他们跑到了车后,地图上显示的枪声暴露了我的大致方位,这不要紧,我在车的前盖上打了数枪,轰的一声爆炸,我吹了吹枪口,“敢杀我兄弟”

在我想着怎么哀悼兄弟时,我瞥见了一个光速靠近的蓝圈,完了完了完了光顾着报仇忘了注意毒圈了,就这圈这速度,补枪舔包基本是不可能了

我收起枪开启疾跑,令人心痛的是,主城的车居然都被开跑了,不!!!༼༎ຶ෴༎ຶ༽

我到最后还是没跑过毒圈,眼睁睁看着血条下降,却没有停下步伐,我忽然有一种追逐命运的错觉,思绪可能都去思考什么时光疏忽流云变换了,恍惚中,我被对面的车压了⋯⋯

可能也是一个着急跑毒的人,他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开走了

我在草原中艰难的爬行着,绝望的看着死神的走近,却无法反抗分毫

我又听到了车声,是友军,我艰难的抬起头,这世上善良的人不多,在危机生命的情况下就更少了,我并不指望有人来救我,或许我自己早就放弃了

这世界缺少善良与正义



游戏世界也许没人把它当真

但我曾记得自己在故事里读到过一个孩子,相貌和我很像,薄绿的瞳眸,一头狂野的棕发,他因为异能被驱逐,与狼争食,直到他的村庄被灭,他被救援队找到,获得了成为骑士的机会

我印象很深刻,他说的那句话我现在还记得


如果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正义,那我便去成为那正义


我羡慕他那样的勇气
从小到大,我便一直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做个骑士,也不是糟糕吧

都说死前会想起很多事,我不理解为什么一个游戏角色快死了我也会想这么多

忽然一个星星头巾冲入我的视野,随之而来的是“红4社会你雷爹”字样的大大名牌

这神奇的装扮我见过的,这不正是曾经被我救过的少女吗?我心下一番感动,“美丽可爱的小姐,您真是个善良的人”

“别把我和善良相提并论”她开口了,to my surprise,是她居然是个男的!what?

什么!自己好不容易救起的小姐居然是个男的!虽然声音蛮好听的

“谢谢”我抑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表面上波澜不惊的说着,打起了绷带

绷带与毒顽强的抗争着,以一丝的优势勉强取胜,喝了饮料正准备继续跑

却听到身后的汽车喇叭

戴头巾的男扮女装者豪迈的坐在驾驶座上“蠢骑士,上车”

我上了车,打开地图看着第二次开始缩的圈,感到了无比的遥不可及

车上不能打药

血快没了我们集体下车打绷带

可能是抢救不及时
我又一次倒了

星星头巾红四又一次救了我,并撇给我一个包

我有点感动
捡起医疗包想打药
可是
为什么显示无法使用!
“红四你这是假包吧为什么用不了”

“老大对你多好!还给你包!有包就得了呗别默默叨叨的”一个男的声音想起,我寻着声音的来源,是一个叫佩狗的家伙

在这耽误的时间里

我又成功的伏地了

“蠢骑士你到底行不行”头巾又来救我了

我感到十分愧疚

边打药边想怎么道歉

“大哥,我们该走了”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来,是一个叫甜点大师的一身碧绿的男孩

“大哥你为什么要救他!还耽误时间,要不然早进安全区了”佩狗又嚷嚷起来

“怎么,”被他们称作老大的头巾语气中带着威胁,“有意见?”

“没有没有,老大,他怎么会有意见呢,佩狗不懂事而已”一个叫假装是拖把的人站了出来


哇,原来他这么多跟班的吗

我在心里腹诽着

上了车

开启跑毒之旅

没想到后期毒这么猛,头巾和他的跟班们都倒了

自己一个人开溜向来不符我骑士道,我蹲下来开始施救

“蠢骑士,快走,我们已经扯平了,救了我们会把你自己的命也搭上的”我听到他这样说,“我们是海盗,如果你是善,那我们注定是恶,我们只会是对立的,你救了我我也活不长,我也不会有多感激你,你走吧”

“做梦去吧恶党,我是不会走的”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想这样做,一种迫切的渴望,让我急切的想要救他

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五个都倒了

五个人在地下乱爬

圈已经缩的很小了,这么远是不会有人来救的

我在草地上爬上爬下,爬到了自称海盗的头巾旁边


不对
没控制住
爬到了他身上

“臭骑士你干什么!快下去!”

“大哥,已截图”

“卡米尔,你!”这是他留给这一局最后的声音

我看到身下的人已经化为一个盒子,我摇了摇头,我知道,我即将成为另一个盒子落在它上面

在这局生命的最后时刻
我难得的回想了一下认识红四的经历,疑惑了一下为什么会选择救他


或许上辈子,我们是朋友吧


----------
BGM切换《Tears Of Oppression 》http://music.163.com/song/36668632?userid=252440079 



#
创世神创造了世界
一个残酷杀戮永无止境的的世界


#
想要改变命运?
那就来参加凹凸大赛吧!


#
”臭骑士?”
”恶党!”


#
“遇上了,就打一架吧”

“算你有点本事”
”再会了,最后的骑士”


#
“安迷修!你为什么要救我!”

“在下觉得他们围攻你,有失公平”

“公平?安迷修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凹凸大赛里?又谈何公平?”


#
“帕洛斯,你走吧”
“再也别回来了”
“佩利,我曾以为你是一条好狗”


#
“雷狮⋯⋯你弟弟他⋯⋯一定会去一个幸福的地方的”

“是啊⋯⋯他走了⋯⋯永远的离开这个吃人的创世神支配的世界了⋯⋯啧⋯⋯”
“安迷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
“恶党你要去哪!”

“为我弟弟报仇”
“闭嘴安迷修!我听不进去你的劝!你非要拦我,我不介意报仇前先把你解决掉”


#
“恶党,现在是休战期”

“有什么问题吗”

“恶党,我爱你,所以才忍不住去观察你的一举一动,忍不住为你打抱不平⋯⋯这是最后的休战期了⋯⋯有的话,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你是善,我是恶,你我本是对立,从来没有过可能”
“无缘无分也好,生错时代也罢”
“再见了,安迷修”


#
“放开他,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对手”

“谢谢你救了我,雷狮”

“我没有救你,这下我们扯平了,安迷修,记住,最后杀你的人,只能是我”


#
大赛第二格瑞,被参赛者嘉德罗斯击杀


#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自杀


#
“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来战吧,安迷修”

“咳⋯⋯恶党你⋯⋯刚刚为什么不躲⋯⋯”

“咳⋯⋯咳咳⋯⋯臭骑士,我有一句话⋯⋯咳⋯⋯忘了⋯⋯告诉你”,“我也爱你⋯⋯”

“雷狮!”

“永别了,安迷修”

他笑了

他也哭了


#
他的身形,化作点点星光随风飘散

我终是⋯⋯没能救他


#
"恭喜参赛者安迷修
获得本次大赛第一"

是系统公告的声音

"孩子,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是创世神的声音

“我想要,一个安定公平,美好的,没有杀戮的世界⋯⋯”





#
创世神创造了世界
一个安定公平,和谐美好的世界




#
孩子
你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想救他吗
你们上辈子根本不是什么朋友
只是因为

你们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而最终也只是

你没能把他救起而已


命运也
总是那么的相似呢


好好享受这个世界吧


毕竟这是上辈子的你

留下的,最后的遗物呢





----------

忍不住写了点原作向⋯⋯觉得真的太适合了
第一次写这么多字,果然还是我修炼不够

晚好这里苍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雷狮太好看了!!!#
#吹爆他#

#晚好,这里苍#
#不想写作业之后用纸做了狮狮#